中国式审美-社会精英正在一步步毁掉我们的城市

2017-09-29 11:16

本文转载于微信公号:走寻(id:zouxun1949)

 

最近,热播近20年的

《锵锵三人行》突然不“行”了。

惋惜的同时,

「走寻」团队对它的一期节目

倒是印象极其深刻,

它就是视频里中国人奇葩审美集锦了。


▲ 尼采说,凝视杀马特过久,杀马特回以凝视

▲ 快乐家族也曾经杀马特过,他们埋葬了爱,给我们带来了欢乐和张杰

具有广泛影响力的节目暂停了,

但传播力更强危害性

更大的奇葩审美却依然大行其道...

 
▲ 河北白洋淀荷花大观园金鳌馆

▲ 歙县示范总工会幼儿园,好惊恐的悟空

难怪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教授建议,

对于管理社会事务的党政干部,

特别是城市管理机构的地方干部,

应该加强艺术素养的教育,

在基本知识考核中加入审美品质的考核。


▲ 类似的符号化建筑在中国大行其道

▲ 梁思成手绘故宫文渊阁

不仅现在众多的建筑丑得让人想哭。

20世纪30年代,

梁思成在《中国建筑史》

序言中公开向后世诉苦,

他为中国古建筑的状况潸然泪下。

但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,

今日国人的审美状况,

比起数十年前的中国,

低到了历史极况,

如果他有幸活到今天,

看到满目苍夷的土地上,

矗起了这样一座座恐怖的怪物,

想必,他直接投未名湖死了。


▲ 建筑与环境的尴尬关系

死了清净,果不其然,

时隔几十年,梁思成故居也被拆了,

曾荣获国际建筑最高奖项的

建筑师王澍更是痛哭流涕。

不过梁思成听不见了。

 

一提到现在的中国建筑,

满目都是丑建筑,

满眼都是泪,

难道这只是建筑师的眼泪吗?

不!所有老百姓都摸着辛酸泪!

▲ 三亚大东海1号港湾城,好大一个菠萝

放眼今天的神州大地,

富强安乐的中国遍地高楼,

试问,又有哪一座不是审美的“殖民地”?

▲ 浙江嘉兴市东方巴黎小区(山寨版巴黎凯旋门)

我们的建筑要么山寨西方,

要么生搬硬造,哪有美可言,

哪有中国元素可言?

相关部门不懂审美,

花再多钱搞建设

也只会换来一片贫瘠和荒诞。

▲ 江苏江阴市人民法院(山寨版美国国会大厦)

山寨白宫类的符号化洋气建筑、

不伦不类的土别墅

几乎成为每个城市的标配,

大家都不在城市空间旅游了。

▲ 北京门头沟气象局(山寨版克里姆林宫)

因为光看建筑和规划,

中国大多数城市都大同小异:

许多城市缺少个性化特点,

千篇一律,千人一面;

城市建筑抄东抄西,东拼西凑,

缺少独特艺术品位;

在一些地方的城市改建中,

许多有价值的历史古迹被拆掉了,

人文生态受到了严重破坏。

▲ 江苏苏州相城区华元路桥(山寨版伦敦塔桥)

即使要在建筑中融入传统文化

也全是糊弄外行:

传统被简化为装饰符号

强加在现代建筑的表面上,

恰恰扼杀了传统真正的意义。

▲ 秋水山庄修复前后对比,真是修复“黄”了

我们满心欢喜地以新修旧,

被修复后的古建却凌乱在风中,

这样破坏性修复比比皆是

实在是不伦不类;

追求古典风格时,

建筑一看就是古典元素的拼凑,

敷衍了事。


▲ 石家庄的一个影视城 ,这不是PS,不是效果图

同时被上海和天津引以为傲的众多建筑,

却大都是殖民地的遗迹。

全国各地的古建筑,

因为城市的发展和当代审美的建立,

被拆除殆尽。

这热辣辣被打脸的感觉,酸爽!

 

▲ 四合院的壮观景象

而在美国,

陶渊明才喜欢的鸡圈和

自家小农院子却火得不行,

很多家庭更是非常羡慕中国的四合院:

“太好了,可以和自然接触,

没有高楼大厦的压抑”。

▲ “天下第一壶”紫砂壶——东坡提梁,位于常州市溧阳天目湖旅游度假区

甚至很多家庭只是为了能满足养鸡、

能有个小院的愿望,

就要横跨几个城市换掉工作搬家。

巴菲特的农民儿子

不炫富不惦记老爸富可敌国的财富,

却只醉心于静谧的农场生活。


▲ 又一个城市地标——喜庆的蟾蜍 

西方人越来越强烈感受到

东方恬静淡雅美学的无穷魅力,

而我们自己却被迫在

硬邦邦冷冰冰的建筑里,

品味各类奇葩美学。 

 

这些都因为有关部门的

审美缺失和没有文化自信,

所以地产商或者

其他商业巨头才有机可乘,

用各种概念和缤纷的效果,

击碎大众本来就不健全的审美,

而后就可以让信众兴冲冲地掏腰包了。

▲ 台南嘉义高跟鞋教堂

从杀马特、中华韩版英伦风爆款,

到刚刚冷淡下来的锥子脸直播网红,

再到快手红人,

正是刚刚脱离贫困的一部分人,

对于精英审美的拙劣模仿,

也成为中国审美鄙视链的底端。

▲ 看看后面的房子就饱了

被奇葩审美长期感染,

人们的感性神经已经被麻木了,

对于美和不美已经没有

准确敏锐的判断能力了。


▲ 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精华缩影七星公园内的雕塑

▲ 台湾桃园坲景房

钱理群说,

中国教育正在培养一批

“绝对的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,

他们有很高的智商,很高的教养,

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无可挑剔,

他们惊人地世故、

老到、老成,故意做出忠诚姿态,

很懂得配合、表演,

很懂得利用体制的力量

来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然而就是这群所谓的“精英”,

他们唯独缺乏美的教育,

他们在指点江山的同时,

一面唯利是图,

一面把自己的城市破坏得一无是处。

 

 

AF国际艺术教育——专注艺术留学作品集